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高德、滴滴纷纷布局 出租车行业能否迎来“春天”?

记者/郭梦仪 

包括高德、滴滴在内的出行领域头部公司在出租车行业相遇了。

高德打车近日宣布启动“好的出租”计划,助力巡游出租汽车数字化升级,计划一年内完成100万辆出租车巡网融合改造,助力300家出租车企业数字化升级,帮助驾驶员收入增长30%,让出租车空驶率降低20%。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一改此前出租车和网约车平台的紧张关系,传统出租车数字化在今年成为出行领域的大趋势,包括滴滴、高德、嘀嗒在内的出行平台玩家对此进行投入。此次,高德地图宣布基于其位置服务能力,推出首个司机服务地图,为驾驶员提供实惠用餐、公厕引导,以及加油、加气、充电的路线推荐和优惠;同步上线自助交接班功能,能为司机智能派发与交接班地点顺路的订单,从而降低收车造成的空驶,增加订单和收入。

如果说在此之前出租车对于上网还有一定的顾虑,此次包括与高德和滴滴、嘀嗒等平台的合作,能看出他们正逐渐接受数字化改革潮流。一位接近网约车行业的知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到疫情和网约车行业的影响,出租车市场规模正在萎缩亟须改革。而包括快车、专车在内的网约车行业在单量增长上也逐渐靠近天花板。各家巨头瞄准出租车市场,是因为也在单量和营利模式上,出租车还存在有待挖掘的空间。“现在是两者合作的最好时机。”

滴滴高德嘀嗒争抢出租车市场

11月26日,在深圳举办的巡网融合发展推进论坛上,作为承办方的高德打车宣布启动名为“好的出租”的计划,希望能够助力巡游出租车实现数字化升级,并计划在一年内完成100万辆出租车的巡网融合改造。

不仅高德地图选择布局巡游出租车,滴滴也在9月1日重启了雪藏已久的名字“快的”,将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保持独立运营的同时,还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为乘客发放出租车打车券。

滴滴出租车事业部的组织框架进行调整,石东海被任命为总经理,直接向滴滴出行董事长程维汇报。

另外,嘀嗒的出租车也推出了“三化战略”,继在西安顺利推行后,沈阳、徐州、南京等城市也都早已纳入规划,不久便要落地。

公开资料显示,根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巡游出租车运送的乘客在出租车业总客运量的占比超过70%。以2019年为例,在滴滴出租车业务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的情况下,其日均订单量也仅为300万单,而全国出租车日订单量则在4000万单到5000万单之间。这意味着,出租车整体的网约率不足10%,绝大多数的出租车订单来自线下扬招,这也正是出行平台的利润蓝海。

除了海量的订单量之外,出租车业务此前不被重视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网约车平台对出租车业务的盈利并不明朗。“虽然知道可以收取服务费,但是大平台都不想首先迈出这一步。本身网约车平台与出租车公司、司机之间的关系就比较复杂。此前虽然是滴滴将出租车在此前的扬招模式搬到了线上,极大地提升了巡游出租车的工作效率,但此后快车、专车横空出世,让网约车平台和出租车公司、司机曾一度关系比较紧张。”一位接近网约车平台公司的相关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嘀嗒出行成为了第一个吃出租车螃蟹的出行平台。根据嘀嗒出行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通过向乘客收取服务费,嘀嗒的出租车业务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占整体营收的5%。

本报记者向司机及平台询问发现,针对出租车网约订单,嘀嗒的服务费用包括基础服务费和信息服务费两部分,0到4公里订单免收信息服务费,只有0.3至0.6元的基础服务费;信息服务费根据里程区间的分段计费,每4公里一个区间,36公里封顶。以北京为例,基础服务费为0.6元,信息服务费随着里程区间变化,从0.6元最高可增至5.4元,即最高可以收取6元的服务费,其他城市收费更低。

此后,滴滴在贵阳、宁波、西安等城市向出租车订单收取服务费,根据距离收费0.5元到5元不等。高德北京地区的出租车订单会向乘客收取一定的调度费,叫车时就能看到5元的提示,不过经常会有减免活动。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之所以近期拥抱出租车,一方面是因为近期国家在大力发展巡网融合。出租汽车行业中的巡网融合模式是针对在道路上空驶的巡游车而言的,通过对出租汽车公司进行网络化系统平台改造,让巡游车系统与数字化平台结合,为驾驶员智能派单,降低空驶率,增加驾驶员订单量和收入。“这个政策是目前交通部门和各地主管部门都在提倡的。”另一方面,高德作为地图的这种线上平台,它不仅聚合了网约车和出租车,也为用户提供出行规划,是个总体的一体化服务平台。聚合出租车之后,其能真正落实交通强国纲要里想要推动的“出行即服务”。

出租车行业亟须改革

如果说在此之前出租车对于上网还有一定的顾虑,此次包括与高德和滴滴、嘀嗒等平台的合作,能看出他们正逐渐接受数字化改革潮流。据了解,此次高德计划一年内完成100万辆出租车巡网融合改造,帮助300家出租车企业数字化升级,帮助驾驶员收入增长30%,让出租车空驶率降低20%。而目前,他们已经在深圳、北京、天津及惠州等地推出了“深圳出租”“金银建出行”“天津出租”等服务,完成巡游出租车升级改造的数量位居行业第一。

青岛的前出租车司机李先生刚刚卖掉了自己的出租车以及运营资质。李先生的选择并非个例,在青岛,不少有运营资质的出租车司机在出售自己的车辆和资质。这主要源于网约车行业对出租车行业的冲击。

“跑滴滴虽然需要加服务费,但即便是加上运营期内的所有服务费,费用也比出租车的运营资质价格要低很多。加上网约车逐渐合法化,快车、专车的舒适性也比出租车好,现在出租车是越发接不到单子了。”李先生表示,有时候一天跑下来,只能接到一两个单子,在疫情期间尤其如此。“有些人把出租车租给别人跑,一个月3500元的份子钱有时候都跑不出来,很多人也就退租不干了。”

不止青岛一个城市是这样,不少城市的出租车由于网约车市场逐渐扩大和疫情的冲击,整体营收与此前相比有所降低。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巡游出租车的数量同比低于2015年水平,客运量则低于2011年水平;在全国36个主要城市中,已有一半城市的网约车规模超过巡游车。

在网约车市场渗透率不断提升的当下,高德地图巡网融合负责人李新华将传统巡游出租车暴露的问题总结为四大方面:乘客扬招打车难、网约出租难、服务不稳定;驾驶员收入下降、巡游效率低;出租车企业驾驶员流失、经营模式陈旧;公众满意度低、行业稳定承压、管理与决策缺抓手。多位与会专家表示,巡游出租车亟待转型升级,而打破新老业态壁垒,实现互通,是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对策之一。

今年5月,深圳市出租车行业和高德合作的“深圳出租”上线试运营。相关数据显示,自8月正式运营以来,有800万人次先后使用,来自“深圳出租”的网约订单,每周为驾驶员带来近1000万元的收入。深圳出租汽车协会会长曾朋表示:“深圳出租的上线,走出了巡游车行业巡网融合的关键一步,目前深圳巡游车已全部接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皇冠体育_官网入口 » 高德、滴滴纷纷布局 出租车行业能否迎来“春天”?